|  首页  |  资讯  |  评测  |  人物  |  活动  |  学院  |  专栏  |  专题  |  专区  |  杂志  |  
您现在的位置:硅谷网> 资讯> 出行>

潜在合作方亦庄国投合作或已流失 还有谁能救蔚来?

2019-11-08 00:18 作者:林桔 万珮 来源:投中网 HV: 编辑:GuiGu 【搜索试试

上海嘉定区外冈镇,曾有一块约800亩的规划用地。它本将成为蔚来汽车(NASDAQ:NIO,下称“蔚来”)的第一个自建整车工厂。2018年2月,蔚来对外正式宣布了这一重大决定。

然而一年后,蔚来方面突然宣称该整车厂项目已取消。不过,蔚来或许并没有放弃“找地”来自建整车工厂。今年以来,蔚来分别于5月和10月相继“传出”与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简称“亦庄国投”)和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政府合作,合作内容包括融资和协助建造生产基地。

但湖州市吴兴区政府在相关媒体报道披露的第二天,便否认与蔚来合作。而近日,投中网从接近亦庄国投内部人士处独家了解,亦庄国投与蔚来的合作“没有进展,我们不投了”。至于早就宣告结束的上海自建工厂项目,尽管蔚来解释称是“因政策鼓励传统车厂与新能源汽车合作”,但投中网从接近上海嘉定外冈镇政府和蔚来内部人士处独家了解到,因为资金紧张,蔚来主动放弃了该项目。

不可否认,已登陆纳斯达克一年的蔚来一直在承受紧张的资金压力。去年上市为其筹得一笔资金,使其账面现金(包括现金等价物)以及短期投资余额达到91.2亿元,但此后直线下降,截止今年二季度为33.72亿元。而它应付账款和长短期借款则从去年年末的59.08亿元跃升至今年6月末的100.53亿元,净亏损则扩大至32.86亿元。

而为了解决资金问题,投中网发现,蔚来正在进行一场自上而下的开源节流。

亦庄国投合作或已流失

与亦庄国投的合作,曾被外界视为蔚来战略发展的重要一环。亦庄国投是一家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国有投资公司,通过这一合作,蔚来不仅将获得来自亦庄国投的巨额出资,还计划建设生产基地。

不过,投中网从亦庄国投内部人士独家获悉,该合作“没有进展”。该人士还称,“我们不投了”。

今年5月,蔚来宣布获得亦庄国投100亿元注资,并将设立新的实体“蔚来中国”。同时亦庄国投将协助建设或引进第三方共同建设蔚来中国先进制造基地,生产蔚来二代平台车型。

7月,蔚来在亦庄国投所在地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注册一家名为“蔚来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的新公司,注册资本达70亿元。彼时,有媒体解读,蔚来成立这一新公司或是为了与亦庄国投的后续合作。但穿透该公司股权,投中网发现该公司为蔚来全资持有,并未发现亦庄国投参股。

8月,外界一度传出蔚来与亦庄国投合作告吹的传闻。当时,蔚来方面否定了这一消息,并表示“现在是推进阶段”。

10月末,一亦庄国投内部人士告诉投中网, “当时发的信息(五月份蔚来与亦庄国投的合作消息)是蔚来自己发的”,“从没决定投他们(蔚来)”,而这一合作意向,之后并没有实际进展。该人士拒绝透露具体原因,称“过程比较复杂”。

投中网曾拨打亦庄国投相关电话试图进一步求证这一消息,但对方在听到“蔚来”二字后,均急忙回应称“无可奉告”。

投中网向蔚来方面求证双方合作终止是否属实,截止发稿,并未获得回应。

比起扑朔迷离的亦庄国投合作,蔚来与湖州吴兴区的“合作”则直接告吹。

10月16日,“36氪”报道称,蔚来与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50亿元的融资合作,合作内容包括蔚来将有一个20万台年产能的工厂落户于当地。报道后的第二天,湖州市吴兴区委、区政府便否认了该合作,并称因“风险过大”而停止合作洽谈。受该消息影响,蔚来盘前股价迅速下跌5.16%。

10月29日,投中网从一吴兴区宣传部工作人员口中获悉,该合作暂时没有进展,对外口径仍为因风险过大而停止洽谈。

制图/潘悦

上海自建工厂或因资金缺乏终止

蔚来与亦庄国投、湖州吴兴区的合作都包含了自建生产基地。目前,蔚来两款车型ES8和ES6皆由江淮汽车代为生产。由于缺乏新能源生产资质,且没有自建整车厂,2016年5月,蔚来与江淮汽车签订为期5年的合作,约定蔚来汽车上述两款车型由江淮汽车代工。

2018年1月,蔚来首次传出将要于上海嘉定区自建整车厂。上海嘉定区官网信息显示,2018年1月嘉定区区人大代表荣文伟在一次会议中透露,蔚来整车基地将搬到嘉定,选址在外冈镇,规划土地800亩左右。同月,上海嘉定区官网称,环保窗口项目科已开始对接蔚来汽车环评事宜。

彼时,蔚来称这将是公司的第二生产工厂,以生产首款轿车ET7作为江淮工厂的产能补充。2018年9月,蔚来披露的招股书上称,该工厂建成总预计6.5亿美元。其中,IPO募集资金中的2.5亿美元将用于建设该工厂,而另外50%的成本则寄托于上海嘉定区政府无息或低息债务融资。

这份招股书同时表示,上海嘉定区政府将提供一块租赁期不低于10年的土地,而且已同意向蔚来提供包括税收优惠在内的融资支持。蔚来预计该工厂将于2020年准备就绪,并明确表示通过该工厂将加大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几率。

随着双方合作的推进,蔚来工厂项目自2018年3月开始出现在上嘉定区重大工程建设统计月报中,并每月披露新的进展。但当年7月后,这一项目便出现停滞,一直到12月仍保持7月披露的状态:设计方案优化基本完成、施工监理招标准备中。

2019年2月,上海嘉定区的统计月报便不再出现蔚来这一项目。同年3月,蔚来在2018年财报中称,因政策鼓励传统车厂与新能源汽车合作,其上海自建工厂的项目已经停止。

对此,时任蔚来CFO的谢东萤称项目停止有两个原因:一为政策鼓励车辆生产商和研发机构合作,二是能进一步地更好利用蔚来和江淮在安徽的工厂,并继续延用相似的合资生产方式。

虽然蔚来方面予以上述解释,但对于上海自建工厂停止的原因外界仍众说纷纭。比如,上海方面将新能源建厂的指标给了特斯拉——2018年10月,特斯拉宣布在上海临港建厂。

不过,投中网获悉,终止的主要原因或是蔚来的资金问题。投中网从接近上海嘉定外冈镇政府和蔚来内部人士处独家了解到,因为资金紧张,蔚来主动放弃了该项目。上海嘉定区土地规划局一工作人员称,2018年时已经准备好土地提供给蔚来,但因蔚来缺钱而搁浅了。

这一说法尚未获得蔚来方面回应,但蔚来招股书的确释放了资金紧张的信号。招股书显示,截止2018年6月,蔚来账面现金为44.23亿元,但负债总额42.34亿元。

招股书信息同时显示,根据与江淮汽车的合作协议要求,江淮蔚来合肥工厂在2018年4月10日开始生产后的36个月内,出现任何经营亏损,均由蔚来赔偿。截止2018年6月30日,蔚来已向江淮支付了1亿元的亏损补偿。

另一方面,招股书还称,2018年蔚来在南京建造的工厂处于建设第二阶段,需要大量资金(此前称总投资为30亿元)。蔚来南京工厂,又称制造技术中心,是其电池、电机、电控三电系统制造中心。三电系统是新能源汽车最核心的技术,也是品牌之间最大的竞争力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蔚来南京的三电工厂于2016年4月与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订协议,原计划同年下半年进入运营。但在2018年的财报里,蔚来称仍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建设。

造车“新势力”都在自建整车厂

实际上,代工模式在汽车制造行业并不罕见。以奔驰、宝马、克莱斯勒等知名品牌为例,它们均曾由麦格纳集团代工生产过部分车型。这种模式节省了工厂建设、组建生产线等多样成本。去年年末,中国工信部公布的新规中还明确了汽车“代工”生产的地位,并鼓励这种模式发展。

对前期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的中国造车“新势力”来说,代工模式节省成本,也无需受生产资质限制——在中国,制造新能源汽车需要分别获得工信部和发改委发出的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截至目前,包括蔚来、小鹏汽车在内的多家造车“新势力”均为代工模式。

“蔚来是造车‘新势力’中最早交付的厂商,代工厂节省了时间。如果等资质下来,中间要浪费很多年的时间。”一位蔚来内部人士告诉投中网。

但代工方的整车制造、调试等能力也会引起市场质疑。对此,2018年10月蔚来创始人李斌曾在央视一档节目上称,“保时捷的工厂,肯定比不上江淮的工厂”。

不过,蔚来的确曾陷入过质量风波。今年上半年,蔚来汽车数次起火和冒烟事件。7月,蔚来第一次召回4803台ES8,由此产生3.49亿元召回费用。

“李斌最初宣布江淮代工方案时,我们就有些担心,蔚来ES8想走高端路线,但江淮一直更擅长制造中低端车型,这样的合作能否保证高端车水准?毕竟,高端车和低端车的差别不仅在于生产线,还在于品控、团队熟练程度和工程师经验等。”一位新能源汽车相关投资人如此表示。

上述投资人告诉投中网,从蔚来多次寻求地方政府合作来看,它并没有放弃自建整车厂的规划。他表示,剔除投建成本来看,拿地自建工厂其实也提高了新能源汽车品牌的资产规模。

自建整车厂也是大多数造车“新势力”正在着手布局的板块。投中网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目前大部分造车“新势力”均在不同阶段获得地方政府合作,拿到了相关地块计划自建整车厂。

随着上海项目终止,亦庄国投合作“生变”和湖州吴兴区的直接否认,比起其他正紧锣密鼓自建整车厂的造车“新势力”们,蔚来可能落后了。

“蔚来一定会自建工厂。但要看(销)量,量起来了,建工厂最划算。”蔚来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投中网。

工信部旗下的汽车产业专家智库专家张翔告诉投中网,自建整车厂对蔚来在成本、人员控制等方面会更自由,且建厂和生产资质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都非常重要。“但关键还是销量要起来,它现在似乎仍低于预期。”张翔说。

截至10月,蔚来年内两个车型总交付量达1.5万辆。其中10月单月达2526台,环比增长25%,同比增长61%,该数据创蔚来2019年以来单月交付量新高。受此影响,蔚来股价连续两天上涨超10%以上。加上11月5日晚公告与英特尔旗下自动驾驶技术公司Mobileye合作,当天蔚来股价大涨36%至2.34美元。

但因蔚来汽车定位中高端的SUV车型,以及价格的差异化,它的销售数据在行业内并不靠前。目前新能源汽车销量靠前的特斯拉,仅Model 3 在今年前9个月交付量为20.8万辆。当前蔚来产能是否符合市场需求?

根据年报信息,蔚来江淮工厂的年产能为12万辆汽车。而根据披露的数据,2018年蔚来共生产了12375辆汽车,交付11348辆汽车。到了2019年后,蔚来不再披露生产数量,只公开交付数据。

那么,短期内蔚来是否需要自建工厂满足市场需求?截止发稿,投中网并未获得蔚来回复。

开源节流

毫无疑问,自建工厂需要大量资金。这对目前现金流承压的蔚来来说,或许并非易事。市场下行时,现金流是一家公司的命门,蔚来已“捉襟见肘”。

2018年上市后,蔚来筹得一笔资金,使其账面现金以及短期投资余额达到91.2亿元,但随后公司账面现金呈直线减少趋势,到了今年二季度已降至33.72亿元。而应付账款和长短期账款却在增加。这意味着,蔚来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

“缺钱”的蔚来,一方面寻求资本市场的帮助。李斌在接受“腾讯科技”记者采访时说,蔚来作为汽车类创业公司,在比较长的时间内都需要依靠资本市场来解决资金需求问题。

另一方面,蔚来还在努力“瘦身”:裁员、分拆业务、出售车队、延迟第二代平台上市等。李斌曾在内部信中表示,“过去几周,我和各部门负责人一起,详细梳理了每个部门的组织结构、流程、工作任务,以确定各个部门更高效运营的人员编制。”

蔚来近来的动作来源/投中网据公开报道整理

今年3月和8月,蔚来经历了两轮公开裁员。据投中网了解,第一批裁员有一部分研发岗,第二批主要是营销、人力、行政等职能岗。且今年以来,蔚来基本上已停止招人。

一位蔚来内部人士告诉投中网,不仅是基础岗位,在这两轮裁员中,中高层也有人事上的调整,“走了一批中层。”

蔚来年报显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蔚来共有9834名员工。据投中网了解,蔚来目前在职员工约为7700余人,这与李斌在今年第二季度财报中称“预计在第三季度末,将全球员工总数从2019年1月的9900多人减少到7800人左右”一致。在第二季度财报会议中,时任蔚来CFO谢东萤还表示,年底前将继续裁员。

而10月28日,谢东萤也离职了。当日,蔚来发布公告称,谢东萤因个人原因去职,目前公司已开始寻找CFO的接任人,以尽快填补这一职位。当晚,蔚来汽车股价大跌,盘前跌幅扩大至8.61%。

对于谢东萤的离任,一位蔚来中层对投中网表示,谢东萤是一个非常善于在华尔街进行资本运作的人,所以他在蔚来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接下来蔚来需要一个财务管控和更了解汽车行业的人选。“谢东萤驻在美国。他对公司财务方面能够掌控到什么样的程度,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颗粒度一定没有那么细。”这位中层如此认为。

据公开报道,从去年12月开始,包括谢东萤在内,蔚来已经离职四名高管,其余三位分别是:蔚来北美CEO伍丝丽、联合创始人郑显聪和软件发展副总裁庄莉。

(蔚来高管团队,来源/投中网根据访谈和公开资料整理)

对于蔚来而言,组织上的瘦身只是第一步。李斌还称:“要通过进一步重组和在年底前剥离一些非核心业务来进一步精简业务。”

比如,蔚来习惯向公众宣传它换电方便的这一特点,但它似乎已经无力为此买单。今年8月,在蔚来战略信息沟通会上,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表示,NIOPower将独立融资,具体时间预计为今年四季度。

NIOPower是蔚来汽车旗下能源业务,成立于2017年上半年。据“亿欧网”今年7月报道,目前蔚来在NIOPower上已经投入约20亿元。

与NIOPower独立融资消息一同到来的,还有原本计划在今年面世的蔚来纯电动轿车ET7以及第二代平台宣布延期到 2022 年。对此,“虎嗅”报道,由于蔚来对于研发成本的估计过于乐观,第二款纯电动SUV ES6 的研发经费远超预期,从而导致耽误了ET7的研发。

更重要的一个信号是,蔚来在调整它的销售策略。虽然蔚来还是坚持直营模式(蔚来自己的运营团队),但是其新一代销售门店——NIOSpace,已经开始在寻求合作伙伴了。

在今年第二季度财报会议上,谢东萤表示,已经有一些NIO Space是由合作伙伴建成,这一方式使得成本要低于自建。“九月我们推出了NIO Space,从那之后我们看到订单量在不断上升,将来我们会推出一百个NIO Space,这是在大型城市接触到消费者的一种高性价比的方式。”他还表示,以后蔚来主要会在NIO Space中投资,不会在其他方面投入过大成本。

仅节流并不够,蔚来还在开源——找钱、寻求合作和提升销量。

今年以来,蔚来急于向外界传递融资的相关消息,但这并没有帮助它更快地拿到钱。正如上文提及,曾被报道的亦庄国投、湖州吴兴区两笔潜在投资或相继落空。融资不畅的蔚来在今年1月和9月发了两笔债券:2019年1月31日发行6.5亿美金可转债;2019年9月5日再次发行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此前曾向投中网透露,在1月份发行的6.5亿美金债券中,购买者包括蔚来汽车的基石投资人,其表示“通过这笔可转债募集到的6.5亿美元中,相当一部分是用来购买看涨期权,以保证可转债买方未来转股时的流动性“。也就是说,这部分资金暂时无法使用,就像是现金抵押。

一位投资人对投中网分析,汽车是一个需要技术沉淀的行业,并不能单纯用资本复制,但新能源汽车是大势所趋,所以这批新兴企业与传统车企取长补短或是一个可行的方向。

蔚来也在这么做。比如,2018年4月,广汽集团和蔚来共同成立广汽蔚来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根据合作协议,广汽蔚来将推出独立品牌“HYCAN”。除此之外,蔚来还曾跟长安汽车签署过合作协议。2018年8月17日,长安汽车与蔚来共同成立的公司落户南京,计划总投资50亿元,计划研发三款车型,第一款将于2020年投产。

上述蔚来中层称,与传统车厂合作,蔚来主要是提供品牌和用户理念。比如在和广汽的合作中,车辆生产制造其实还是以广汽为主。

提升销量也是蔚来开源的举措之一。11月4日,蔚来宣布官方二手车正式上线。上述蔚来中层称,二手车业务可以一定程度上为用户做保值,“很多人会担心电车的保值率不高,我们会给你兜底”。

据《2019中国汽车保值率研究报告》,以国产奔驰、宝马、奥迪为例,这三家豪车品牌1年平均保值率为71.5%,3年平均保值率为57.1%。而汽车流通协会发布的《2019年9月中国汽车保值率报告》显示,目前纯电动汽车的3年保值率仅为37%。

尽管从逻辑上看,蔚来推出二手车业务似乎在情理之中,事实上,特斯拉、威马等纯电动车企早已推出该业务。但受困于资金问题,频频瘦身的蔚来还有能力为它的二手车业务买单吗?

也许正如李斌所言,从今年开始,蔚来真正进入到了资格赛阶段:“不会有速胜,不会有奇迹,我们的征途是泥泞赛道上的马拉松”。(文/林桔 万珮 编辑/陈姿羊 来源/投中网零度工作室)

【对“潜在合作方亦庄国投合作或已流失 还有谁能救蔚来?”发布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
① 本网站部分投稿来源于“网友”,涉及投资、理财、消费等内容,请亲们反复甄别,切勿轻信。本网站部分由赞助商提供的内容属于【广告】性质,仅供阅读,不构成具体实施建议,请谨慎对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② 内容来源注明“硅谷网”及其相关称谓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需经本网站许可方可复制或转载,并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硅谷网】或对应来源,违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注明来源为各大报纸、杂志、网站及其他媒体的文章,文章原作者享有著作权,本网站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④ 本网站不对非自身发布内容的真实性、合法性、准确性作担保。若硅谷网因为自身和转载内容,涉及到侵权、违法等问题,请有关单位或个人速与本网站取得联系(联系电话:01057255600),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相关
·蔚来汽车,徒留一声叹息,深陷发展恶性循环
·蔚来CFO谢东萤下船 蔚来高管频繁变动危机四伏
·目标股价下调至0.9美元,蔚来汽车陷入至暗时刻
·市值缩水87%:蔚来面临“1美元”退市风险?
·蔚来汽车至暗时刻:股价大跌单个季度净亏数十亿
·5个交易日股价近乎腰斩 蔚来汽车陷退市危机
·分析:蔚来股价狂跌80%,到抄底的时候了吗?
·蔚来汽车巨亏背后:从消费者到供应商皆暗潮涌动
广告
头条
人民日报:滴滴顺风车再出发 别忘了带上敬畏之心 人民日报:滴滴顺风车再出发 别忘了带上敬畏
滴滴顺风车复活在即。滴滴出行11月6日发布方案称,滴滴顺风车将于11月20日起,陆续在……
·人民日报:滴滴顺风车再出发 别忘了带上敬畏
·网约车安全功能对比:首汽、神州、美团等有待
·戴森车辆开发梦想破碎 商业模式被指存三无风
·美国人马斯克重仓中国 新能源汽车战事将起?
·威马自燃,沈晖迷航 骄傲的汽车人“人设”崩
图文
5G驾驶亮相2019进博会 驾驶员可远程操控汽车
5G驾驶亮相2019进博会 驾驶员可远程操控汽
人民日报:滴滴顺风车再出发 别忘了带上敬畏之心
人民日报:滴滴顺风车再出发 别忘了带上敬
奔驰漏油事件:你有研究生学历吗,还敢买奔驰?
奔驰漏油事件:你有研究生学历吗,还敢买奔
市值一路下跌的优信,终于给出几分亮眼数据?
市值一路下跌的优信,终于给出几分亮眼数据
最新
·5G驾驶亮相2019进博会 驾驶员可远程操控汽车
·金九银十完美收官 长城汽车10月斩获销量115015辆
·聚焦新能源与汽车科技:全球汽车发展趋势论坛在上
·“2019全球未来出行大会”彰显三大特色
·腾讯加入5G汽车联盟(5GAA),助力构建生态车联网
热点
·共享出行行业现新问题:管的越严 约车越难
·刚刚,速珂(SOCO)电动又发布了旗舰级新品TC
·共享出行平台天天共行天使预售已被全数认购完
·奔驰漏油事件:你有研究生学历吗,还敢买奔驰
·共享单车这样共享 ofo单车密码可遭反复使用
旧闻
·百年匠心积淀,智领未来出行 博泽实力亮相201
·未来几十年自动驾驶汽车将吞噬128种工作岗位
·当红SUV的较量,新哈弗H6 Coupe胜券在握
·易鑫交易生态升级 淘车全面赋能二手车市场
·町町单车公司“跑路” 押金未退还“人去楼空
广告
硅谷影像
5G驾驶亮相2019进博会 驾驶员可远程操控汽车
5G驾驶亮相2019进博会 驾驶员可远程操控汽车
人民日报:滴滴顺风车再出发 别忘了带上敬畏之心
人民日报:滴滴顺风车再出发 别忘了带上敬畏之心
潜在合作方亦庄国投合作或已流失 还有谁能救蔚来?
潜在合作方亦庄国投合作或已流失 还有谁能救蔚来
车市寒冬却大搞广告营销,易车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车市寒冬却大搞广告营销,易车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张一山代言的阿尔郎平衡车质量太差了,只能骑10公里
张一山代言的阿尔郎平衡车质量太差了,只能骑10公
特斯拉中国开挂如能高看 中国造车新势力要凉了?
特斯拉中国开挂如能高看 中国造车新势力要凉了?
关于我们·About | 联系我们·contact | 加入我们·Join | 关注我们·Invest | Site Map | Tags | RSS Map
电脑版·PC版 移动版·MD版 网站热线:(+86)010-57255600
Copyright © 2007-2020 硅谷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3855号-2>